当前位置 首页 国产剧 《明若晓溪》

明若晓溪10.0

类型:剧情 爱情 国产  中国台湾 中国大陆  2015 

主演:曾沛慈 林子闳 蔡颐榛 马振桓 徐开骋 曹曦月 

导演:吴建新 

剧情简介

《明若晓溪》 - 明若晓溪演员明晓溪(曾沛慈饰)是一位淳朴善良的农村女孩,以武术特长生的身份进入了大学深造,哪知道入学的第一天就惹上了大麻烦,更招致了学生会会长牧流冰(林子闳饰)的轻视和不满。牧流冰要明晓溪为自己的所作所为道歉,但倔强的明晓溪断然拒绝,她还和牧流冰约法三章,如果自己不能证明自己的成绩配得上这所大学,就主动退学。明晓溪和牧流冰都参加了学校的爱心社,在此过程中,明晓溪的单纯和善良渐渐吸引了牧流冰的注意,牧流冰亦通过行动改变了自己在明晓溪心目中纨绔子弟的形象,两人之间渐渐产生了真挚的感情。可是,他们的感情却遭到了牧流冰家人的强烈反对,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两人还能够不忘初心,坚持下去吗?

《明若晓溪》

其实都一样 只不过一个是全称一个是简称而已



明若晓溪全文

小泉托著脑袋,望著慢车道上一身冰冷气息的千夜薰。啊,她怀念那个笑起来有点羞涩的薰,眼睛闪动著紫罗兰色的光芒,像小雏菊一样可爱。她拚命抓著头发,努力去想,怎么做才能让他原谅她呢?想一想,小说电影中的经典场面——中弹?!为他挡一刀?!在血泊中,痛苦地吐著鲜血,苍白著脸,握住他的手,申吟著说:“薰……原谅我吧……”,薰悲痛欲绝,紧紧抱住她孱弱的身子,大声地呼唤她:“小泉,求求你不要死!只要你好起来,我什么都答应你-…”她偷偷笑,那么多人使用这个桥段,可见应该是有点用的。只可惜,第一,从哪里找人向她开枪捅刀呢,第二,万一弄不好,有人真的受伤了会很痛呢。还有什么常见的场面?对了,撞车!一辆车撞过来,眼看要撞到他,她飞身扑过去,一把将他推开,砰!车子将她高高撞飞,身子在空中呈抛物线状,砰!摔在地上,哗!鲜血喷出来,啊!痛死了!她不寒而栗。算了吧,这个太恐怖……她掐自己一把,眼睛却不自主地往车辆奔驰的街道上看去,怎么会有这个念头呢,果然是邪恶的小泉碍…猛然间——小泉的眼睛突然瞪大!身子像弹簧一样蹦起来!惊恐的声音卡在喉咙中!“薰!!!!”来不及喊出声,她像一发子弹,已经冲了出去!一切都是在转瞬间突发的!车流中一辆黑色丰田轿车,突然好像喝醉了酒一般向慢车道上的千夜薰开过来,车速并不是很快,但千夜薰却仿佛仍旧沉浸在他寂静的世界中,没有察觉到危险!众人发现时,丰田轿车离千夜薰只有两米的距离!来、不、及、了!!!“千夜薰——!!”“危险——!!”众人惊呼!惊呼中,一条人影扑住了千夜薰!抱住了他!她张开双臂抱住了他!他的身子很凉。小泉在这一秒,忽然闪过一阵怜惜;在电光火石这一秒,她忽然明白自己也许真的伤害到了他;在一切都已经来不及的这一秒,她忽然想抱一抱他。他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眼睛有点迷离,被她抱著,眼底流露出一种孩子气的欢欣,动人得像春风中紫罗兰色的雏菊……应该推开他的!可是——可是这一秒,她只想紧紧抱住他。把她所有的温度都给他——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吗?像电影中的慢镜头——丰田轿车向抱在一起的两人撞去!只有一米!又有一条人影仿佛闪电般冲过去!巨大的撞力将小泉和千夜薰撞飞出去!在这一刻——她抱住了他!他抱住了她!她想永远这样抱住他,也想永远这样被他抱祝她和他飞起——落下——就这样吧,小泉闭上眼睛,等待痛苦撕裂她的身体。她不想这么年轻就死去,她还有很多事情想要去做,她不想吐著鲜血对他说遗言,她不想他抱著她的尸体哭泣……可是,就这样吧。小泉静静躺在冰冷的地上,眼泪静静从她紧闭的睫毛中滑落……“救护车!”“快叫救护车!!”现场乱作一团,人们全都冲过来,汽车的刹车声响起一片,警笛声尖锐地划破长空,人们的脚步慌乱而焦急……小泉躺在地上,睫毛颤一颤,耳朵动一动,鼻子皱一皱。不对劲……为什么她感觉不到巨痛?!这么快就死了吗?她还没有说遗言呢。不对呀,屁股又能感觉到痛。为什么没有人围到她身边,全都急忽忽冲向另一个方向,她快死了都没有人在乎吗?这个世界好冰冷埃咦,有人在扯她的手,是谁?!她“刷”地睁开眼睛!是薰。哇,他的脸色苍白,眼睛沉痛得好像她已经死了。她申吟著挤出微笑:“……薰……你……还好吗……”“快起来!”凶巴巴的声音!“呜~~~~~”小泉一惊之下,委屈地哭出来,“你这个没良心的坏人,人家为了救你马上就要死掉了,你还对人家凶~~~呜~~~~~~不要救你了~~~~让你~~~~~~呜~~~”诅咒的话始终吐不出来,可是她真的委屈得要死。薰的眉头皱成一团,低声说:“快起来吧,被车撞到的不是你,有人救了我们。”什么?!小泉一骨碌爬起来,真的啊,除了屁股酸痛,好像的确没有受伤。她探头望望,只见人们在三米外围成一堆,救护车已经来到,大夫和护士们拿著急救箱,担架跑向人群中央。听见人们在担心地议论:“多勇猛的女孩子呀……”“为了救他们奋不顾身地冲过去……”“推开了他们自己却被汽车撞上……”“很危险吧……”“恐怕活不了了……”“那么年轻的女孩子……”“好可惜呀……”小泉的心一下子被揪起来,额角手心冒出冷汗,有人为了救她而受伤了吗?很严重?!会死亡?!她的腿立时有些软。薰拉住她的手,走向人群,挤开一个缝隙,看到了那个受伤的少女。鲜血在她身边淌成一大滩。血泊中的少女昏迷著,惨白的面容像褪尽了颜色的花朵,爱笑的嘴唇却仍是轻轻地弯著。薰询问忙碌的大夫:“她情况怎么样?”大夫头也没抬,大声命令道:“快!伤者需要紧急抢救!”恍若一声惊雷伴著闪电在晴空炸开!小泉身子颤抖如暴风雨中的落叶。她认识那个伤者!她颤抖著伸出手,想要抚上少女惨白的容颜,却被人群挡篆…她认识那个为了救她而受伤的少女——颤抖的喉咙像被恶魔掐住,一口血涌上来:“……晓……溪……”那是她最好的朋友,是她许久未见的好朋友……她一直想念的明晓溪!小泉晕了过去。※※※仁德医院。各媒体的记者忽然发现那个救人被撞的少女好像有著不凡的来历。因为顷刻间赶到医院的有黑道龙头牧野组的少年社长牧野流冰、下任首相有力竞争者风间勇二的公子被称为天才少年的风间澈、最大财团的继承人东寺浩男、东寺浩雪兄妹。哇,传奇般的日本三公子居然统统到齐,再加上神秘莫测的千夜薰!这条新闻也太轰动了嘛!可惜……牧野组派出几十名黑衣大汉,将他们赶了出去,并且命令他们不准刊发任何有关的新闻。媒体记者们很愤怒,但是,牧野组比警察要恐怖几十倍,哪里是他们惹得起的,只好扫兴地撤退了。抢救室外寂静得吓人。东寺浩男握紧拳头,嘴里喃喃地诅咒著,不停地在过道里走来走去;风间澈望著手术室大门上亮著的红灯,修长优雅的身体紧紧绷著,如雪山一般高挺的鼻梁上,有晶莹脆弱的汗珠;牧野流冰一身黑衣,孤独地站在离手术室最远的地方,阴暗中,他绝美的面容惊人的苍白,眼底有种不顾一切的执拗和崩溃。小泉抱著脑袋窝在长椅上,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哭。东寺浩雪却顾不得这么多,扯著她的胳膊,抽泣著追问:“小泉姐姐,为什么明姐姐会被车撞到呢?她好不容易回来了,为什么还没来得及跟大家见上一面就出事了呢?……”她哭得淅沥哗啦,“小泉姐姐……你说……你说明姐姐会不会就这样死掉……”“闭嘴!”东寺浩男一声暴喝!吵什么!他已经烦躁得要爆炸了!东寺浩雪委屈地嘟起嘴巴哭,她很难过,哭一下都不可以吗?而且,她真的很担心明姐姐嘛。她泪汪汪地挨近风间澈,紧张地问:“风间哥哥,明姐姐会不会很严重啊?”风间澈似乎没有听见她的话。雪山般清远的面容,仿佛灵魂被抽走了,眼睛望著那盏亮著的红灯,只有亮著的红灯,告诉他一切还有希望。正当东寺浩雪以为他不会回答她了。风间澈的声音却淡淡在空旷的走廊响起:“我相信晓溪,她不会就这样走。”泪水疯狂涌出小泉的眼眶,她忽然间变得像东寺浩雪一样没有用,嚎啕大哭,泣不成声:“都是我害了晓溪!是我!”是她脑子里闪过的邪恶的念头害了晓溪,如果她不去想撞车,什么都不会发生!她知道,是她害了晓溪,是她害了她最好的朋友!有一双手扶住了她哭泣的肩膀。她悲伤地仰起脸,看到薰温暖的眼睛。牧野流冰依然站在阴暗的角落中,眼底没有一丝光明,黑玉般的长发无风自舞,绝美的面容有种毁灭的神情,好似地狱里无情的修罗。红灯灭了。淡金长发一脸冷漠的修斯大夫走出来,眼底有种古怪的光芒。东寺浩男第一个冲上去,脸紧张地涨红:“她怎么样?!”修斯冷淡地瞅一眼远处紧紧盯住他的牧野流冰,冷笑:“这种事情,根本就不用我来。”“什么意思!”东寺浩男恨不能揍他一拳!风间澈按住暴躁的东寺浩男,郑重地凝视修斯:“修斯大夫,请告诉我们晓溪的伤势。”他的声音不高,然而有逼人的威势。修斯悠然地点一根香烟,淡笑:“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情,被汽车完全撞上,却只受了些外伤,没有严重的脏器受损。”真是个奇迹,不过,晓溪这个女孩子一贯都能创造奇迹,他早已不很惊奇了。但是只为这一点小伤就把他“绑架”过来,实在有些大材小用吧。他不满意地又瞪向阴影中忽然被狂喜笼罩的黑衣少年。“就是说,明姐姐没事了对不对?!”东寺浩雪欢呼!风间澈轻轻闭上眼睛,身子掠过一阵轻不可察的颤抖。小泉却瘫软了,强烈的紧张忽然放松,她像被掏空了。“不过……”修斯觉得有必要告诉他们一件事情。众人的心立时又悬起来。“晓溪的头部受到了撞击,以前有过很多类似的病历,病人清醒后有可能会失去一部分或者全部的记忆。”什么?!失忆?!众人震惊。第六章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病房。明晓溪的睫毛像蝴蝶般眨了眨,然后慢悠悠的睁开眼睛。第一个脑袋伸过来,东寺浩雪紧张地瞪著眼睛:“明姐姐,我是谁?”第二个脑袋伸过来,小泉额冒冷汗:“晓溪,我是谁?”明晓溪的眼中满是疑惑,她在枕头上扭著头,看看担忧却仍对她微笑的风间澈,一脸焦急的东寺浩男,和稍远些目光似在燃烧的牧野流冰,然后望著小泉,虚弱地轻笑:“……你……”好像在努力思考。东寺浩雪险些昏厥。小泉苦笑:“你记不记得你为什么受伤?”明晓溪眨眨眼睛。“你记不记得你是谁?”她又眨眨眼睛。“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她再眨眨眼睛。东寺浩雪嚎啕大哭:“呜……明姐姐失忆了!明姐姐什么都不记得了!”突然——明晓溪抬手给了她一个爆栗,虽然无力,依然响脆:“去!我会失忆?你以为在演电视剧呀,不要侮辱天下第一的明晓溪好不好。”东寺浩雪又惊又喜:“明姐姐,你什么都记得?”“是,”明晓溪哭笑不得,她有那么脆弱吗,失忆?亏她们想得出来,“你是爱哭鼻子爱撒娇的小雪,你是最爱八卦的小泉,你是火暴脾气的东寺浩男,你是……”她凝视身边目光温和如春水的风间澈,微笑:“你是世上最好的澈。”最后,她望著那个站在阳光照不到的角落里,像冰一样清冷的优美少年:“冰……”好久不见他。又见到,心依然有种怜惜的痛。病房里一阵奇怪的安静。小泉牙齿咬得咯咯响,恨不得掐住病床上那个人的脖子:“明晓溪!你为什么刚才装成那个样子?在吓我们吗?知不知道我们都快被你吓死了!”刚回来就开这种恶劣的玩笑,有没有搞错。明晓溪瞅著她,从鼻子里哼一声:“只有你没有资格说我,我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你就生气;那你还差点让我死掉,这笔帐怎么算?”小泉说不出话。明晓溪挣扎著坐起来,瞪著她:“你会不会救人啊,有车要撞过来,你应该把人推开接著顺势滚走。你在做什么,拍电影啊,把人抱住像木桩一样站著不动,害我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把你们‘两个人’推走,自己都来不及躲了。”东寺浩雪用崇拜的眼光望著她:“明姐姐,你好厉害喔,这样被车撞到都没有内伤。”明晓溪很沮丧:“可是我还是被撞到了,而且居然昏倒了。”拜托,以她“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敏捷身法竟然躲不过一辆汽车,传出去她会丢死人的,长胜武馆的名号都被她辱没了。她气鼓鼓瞪著小泉,忽然呵呵一笑:“喂,你是不是恋爱了,傻呆呆抱住那个男孩子,连命都顾不得了。告诉我好不好?”小泉脸拉得老长,看她这个样子,哪里像个受伤的人。明晓溪笑得古灵精怪:“不说话啊,是不是遇到问题了?需不需要我出马啊?让我帮你嘛,我可是无往而不胜的明晓溪啊!”小泉脸黑黑,转身向门口走。既然这个“伤者”已经活力四射到可以去管“别人”的闲事,她似乎也就不用担心了,与其在这里受她取笑,还不如去挖几条娱乐新闻更有价值。东寺浩雪凑在明晓溪耳边偷笑:“明姐姐,小泉姐姐脸红了呢!”明晓溪也笑:“小声点,她听见了脸会更红的。”她们笑作一团。小泉气恼得不晓得是扑过去掐住她们的喉咙好些,还是赶快走出去不被她们取笑更明智。 毕竟有风间澈和牧野流冰在,她对明晓溪的任何“行动”都不会得逞。还没走到病房门边。她楞住了。只见千夜薰抱著一大束鲜花倚在门口,眼中闪著紫罗兰的光芒。糟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明晓溪的玩笑。正在担心。明晓溪的笑声又起:“咦,你就是那个小泉用生命去保护的人吗?”乱讲什么呀!小泉欲哭无泪。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