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游网
将神游网设为主页
将神游网添加到收藏夹
联系神游的旅游顾问
神游手机网站 扫一扫吧!
手机网站
扫一扫吧!
神游官方微信 关注各种优惠!
神游官方微信
关注各种优惠
400-688-9469 成都总部

在尼泊尔徒步

网友关于尼泊尔旅游的游记...

 
在尼泊尔徒步(上)
 
在加德满都的长城饭店,一位中国老板问我,中国那么多地方,为什么偏偏要到尼泊尔来徒步?记得我当时的回答是这样的:尼泊尔的徒步区是国际性的徒步区,在这里可以遇到来自世界各地的背包客.徒步区的线路的设计和管理比较好,每隔一两个小时的路程就有一些住宿吃饭的地方.另外,最重要的是这里的景区保护的很好,徒步区就是徒步区,里面没有公路,没有汽车,也没有缆车,每个人都得靠腿走路.相比之下,中国对风景区的开发就显的太过头了,大凡好点的风景区,都有公路,缆车.甚至连珠穆朗玛大本营,也可以坐吉普车上去(希望不要在某一天人们可以乘缆车游览珠穆朗玛峰).如果人人都可以去,即使风景再好,对于喜欢探险,或是喜欢体验艰辛的人来说,也会缺乏吸引力.在我看来,中国目前还没有专门的徒步区,如果说有的话,是因为那里的景区还未被发觉和开发,一旦开发后,就会先通公路,就会成为人人可去的地方,作为徒步区的最大特色就会失去了.还有一个到尼泊尔的原因我当时没有说,当初打算到尼泊尔徒步,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为了看喜马拉雅的雪山。尼泊尔地处喜马拉雅山的南麓,海拔落差大,植被覆盖率高,雪山、急流、森林、湖泊,应该别有一番秀美壮丽的景色吧。
 
言归正转,开始介绍我们的行程吧。虽然不想把本文写成一篇旅游攻略,但为了大家的方便,我还是尽可能地提供一些费用方面的信息。有些数据和Hotel的名字已经记不得了,错误之处,请各位旅友指正.
 
9月25日乘上航的飞机从上海到成都(票价830RMB/人),再转乘西南航的飞机到拉萨(票价1270RMB/人),坐机场大巴到拉萨市(票价25RMB/人),宿吉日宾馆(房价25RMB/人天).
9月26日清晨转大昭寺.10点钟去尼泊尔领事馆申请签证(费用255RMB/人+一张照片),中午参观西藏博物馆(30RMB/人).下午游览哲蚌寺(25RMB/人).晚上到旅游者吧聊天.
9月27日上午参观布达拉宫.中午11点到尼泊尔领事馆拿签证,然后到江苏路一家藏族餐馆吃藏餐.饭后到附近的一家藏族茶馆喝甜茶,每杯3角钱.下午到太阳岛,坐在拉萨河边,沐浴着高原的阳光,欣赏著河边美丽的景色.6点钟到西藏宾馆取加德满都到上海的返程机票(2556RMB/人).晚上联系好包车及同伴(包车费4200RMB/5人,丰田62).十点后到旅游者吧聊天.
9月28日7点半出发,走南线经羊卓雍错,经浪子卡县、江孜到日喀则.宿XXX宾馆(25RMB/人).
9月29日到珠峰,经新定日到绒布寺,宿珠峰大本营(25/人).
9月30日到聂拉木,宿雪域宾馆(20/人).
 
10月1日到樟木口岸.从聂拉木到樟木大约有30公里的路程。许多老外喜欢徒步走完这段路,因为风景不错。这里的风景和西藏的高原的迥然不同--树木葱葱郁郁,仿佛是到了江南的雁荡。
 
走走停停,中午才到樟木。吃过中饭后,开始换卢比,办过境手续.我们找到的兑换率是1RMB=9.55RB。后来在加德满都,听另一位旅友说在同一天他们换到了1比9.63.不管怎样,尽可能在樟木多换些卢比吧,因为在加德满都你不会再找到比这更高的兑换率了.加德满都通常的兑换率是1比9.0。长城饭店所给的比率最高,也不过是1比9.3。顺便说一下,美金与卢比的兑换率一般是1比74~76。
 
从樟木海关到友谊桥还有8公里的盘山公路,包一辆吉普车最低要价50RMB。8公里,50块钱!!!好像太贵。价格没谈拢,只好徒步。一位边防战士指点了我们一条小路,顺坡而下,只有半小时的路程。不过我们一行五人走走歇歇花了一个小时。尽管如此,这还是个很不错的热身,毕竟我们是打算来徒步的。
 
在尼泊尔Kodali口岸包车去加德满都(2000RB/5人,面的);轿车要价也是2000RB,但只能容4个人,Jeep能乘5-6人,但要价2500RB).后来想一想,还是应乘Jeep,除了安全舒适以外,还可以节省1个多小时的车程,这样就可以赶在天黑前看看窗外的风景了.北京时间17:30从Kodali出发,一路上我们经过了四五个检查站,有的是警察设的,更多的是军队设的,士兵们都实抢荷弹,路障旁边就是掩体,提醒人们战事随时可能发生.在尼泊尔,这是我们对游击队存在的最深感受了.可能由于我们是中国人的缘故吧,一路上没受到刁难.当我们到达加德满都的时候,已经是北京时间21点半了(当地时间比北京晚2小时15分).华灯点点,勾画出一个大城市的轮廓.感觉上,应该比拉萨要大多了.车子直接把我们送到Thamel区.这里的Guest Hotel特别多,主要是针对外国游客的.我们一行五人,先到一家餐馆(好像是Alice Restauant)吃西餐.然后按攻略上的介绍,查看了四五家旅馆.最后选定Hama Hotel。谈定的价格是双人间500RB,三人间700RB.与MarcoPolo Hotel 250RB的房价相比,是贵了些。但房间比较大,有独立卫生间,24小时热水,还都有个阳台。在喧闹的Thamel区,是个闹中取静的地方。紧邻的Tibet Hotel要500RB/间,只是房间太小。这里的人力车专宰象我们这样的老外,从Alice Restauant到Hama Hotel,要价100RB,后来我们还到了50RB,第二天我才知道这段路只有一两百米的距离,车夫为了降低他的赚钱的效率,或者为了迷惑我们本来就还未形成的方向感,带我们绕来绕去,末了还要了20RB的小费.后来我从Patan坐Taxi到Thamel,才花了80RB.这还是议价,那次付钱的时候我问司机,如果打表要多少钱,他说75RB.我说不相信.他嘿嘿地笑了起来,我也跟着笑了起来.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过,既然10个卢比才一块钱人民币,就不用太计较了.
 
10月2日,清晨起来,坐在楼下的花园里吃早餐.闻着花的香味,聆听着潺潺的水声及小鸟的鸣叫,看著鸽子的回旋。这是一个悠闲日子的开始.只是我们还要出门游览.
 
上午游览杜巴广场的神庙.门票200RB/人.导游费200RB/两小时.相对于本地的物价来说,200RB是比较贵了.不过与中国不同的是门票的有效期是7天.7天之内,任你来多少次.我们说后天就要到博克拉去了,无法利用七天的时间.售票的小姐很友好地对我们说,你们可以到管理处申请门票延期,这样当你们从博克拉会来时就可以再用了(合情合理,体贴入微).再说明一下,YYY里没有大门,只是在几个路口设有售票亭.穿本地服装的人是不用买票的.这点应该容易理解,历史遗迹是属于所有尼泊尔人的,每个人都有保护它的义务,也不该再有买票的理由.至于没有围墙和大门,这在许多国家是比较普遍的吧.而按照国人的思路,为了防止破坏,或者为了防止逃票,修建围墙和大门,应该是无法避免的吧.但这样一来,一方面破坏了建筑的格局,另一方面,把这些古建筑与市民的生活分割开来,还有,仅仅为了赚钱而来,似乎本末倒置,失去了让人了解历史文化的初衷.其实,保护文物的最好方法,就是把它容入日常的生活之中.联想起国内有些古镇,为了保护历史古迹,居然要当地居民从世代居住的房子里搬迁出去,这种做法,无异于杀鸡取卵,令人扼腕.
 
中午2点到尼泊尔皇家航空公司进行机票确认。
 
下午参观Swayambhunath Temple,名字太难记了,因为那里有许多猴子,许多人叫它猴庙.从Thamel出发坐Taxi化了100RB.回来时化了80RB.猴庙的门票是50RB/人,在这里,我再次感受到了加德满都的热情与友善.售票人对我们说,你们是三个人,是一个团体(Group),而团体可以享受一张免费票.于是我们三个人便只买了两张票.临走时,售票员居然对我们用中文说再见.询问之下,才知道他曾在台湾工作过。现在我开始喜欢这座城市了.猴庙是加德满都的标志性建筑物.这里有一个藏传佛教的寺庙.寺里的的出家人似乎来自西藏,只不过能讲中文的很少.来这里的华人很多,以前主要是台湾和香港的游客比较多.在这里我突然想到,佛教也是维系中国人感情的一种纽带.
 
晚上照例是吃西餐,这里的西餐相对国内来说比较便宜,品种繁多,不用看攻略,一家一家吃过来吧.
 
10月3日,游览帕坦.打的费去时为100RB,回来80RB.导游费同样是100RB/小时.年轻的当地导游给我们介绍了每座建筑物的来历及传说.这些建筑大都与印度教的神有关.关于湿婆与其儿子的故事很多.神的名字让我听起来颇为头痛,我对导游说,if you can speak Chinese,I pay you double.小伙子笑了笑,很无奈地继续说他的英文。由于加德满都是个国际性的旅游城市,这里的人一般都能说三种语言:尼泊尔语,印地语和英语。一些人还能说藏语。这里的许多中国商品是从西藏边界运输过来的。遇到一位好像是福建过来的生意人,据说生意并不好做,主要是由于语言的关系。
 
帕坦的寺庙分布的很开,散布在其他建筑物之中。给人的感觉是与城市容为一体,若不是导游的带路,很难在短时间内把主要的景点都找到。帕坦是除了Thamel区以外,另一个值得够物的地方。主要是铜器等手工艺品,再就是唐卡和绘画(多为油画和水粉)。唐卡要价一般是2000RB-5000RB,大幅的水粉风景画要价在5000RB以下。都可以还价。在一家画店里,我与老板聊了起来。她的丈夫是个职业画家,去过日本办过画展,有作品被尼泊尔博物馆收藏,她的妹妹也是画家。关于中国,她只知道香港、北京、上海。但她对中国人充满了好奇与友善,她邀请我到有空到他们家坐坐,见见他丈夫。只是我明天就要到博克拉去了。临走前我祝他们有一天能到上海办画展。
 
尼泊尔的主要经济支柱除了农业就是旅游业了吧。至少在Thamel区,人人都跟旅游有关。满街都是旅游代理商。你可以一家一家的询问,或者你在旅馆里,跟服务生一说,他就很快可以找一家代理来与你面谈。我们的导游兼挑夫就是在吃晚饭时找到的。原来这里的服务生同时又是一家代理店的老板。根据我们的要求,他们给我们安排了一个8天的行程,到安纳普那大本营(Annapurna Base Camp)。通常这段路需要12天。但那是一天只走3~5小时的走法。也有人六天就走完的。我们最后谈定的价钱是10美元/天。从我们在博克拉徒步开始算,一天一付,导游的吃住由其自己解决。后来我们才知道,导游所到之地皆可免费吃住,不过这位导游要把收入的一半交给给介绍人,此乃后话。
 
10月4日一早,乘GreenLine Bus去博克拉。不用的东西暂时寄存在旅馆里.车票是我们在Hama Hotel定的。票价741RB/人。这里的长途车与中国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是分段行驶的。也就是说到了某一地点,不同地区的车子要相互交换乘客和行李,然后分别往回开。午餐费是含在车票里的。GreenLine的票价很贵,所以车里的人主要是外国游客。不知是不是由于中国人来的太少,还是日本人来的太多,或者是我们穿的象日本人,停车时同车的两位日本人不停地用日语跟我们打招呼。后来我说,Hello,I’m a Chinese,随即用英语与其聊了起来。末了,一位日本人感慨地对同伴说,More and more Chinese around the world.我的感慨是,日本人就象他们的商品一样遍及世界的各个角落。从这里点上来说,中国还有很大差距。
 
晚上住在Orient Hotel,住宿费大概是200RB/天间。本来导游安排我们住Yeti Hotel。但Orient Hotel的老板很热情,骑摩托车赶在4:30下班前把我们的进山证给办好了((2000+150)RB/人)。否则我们只能等到星期一才能去办,至少要耽搁两天的时间。顺便说一下,这里的老板是个很高、很帅的小伙子。
 
博克拉的夜晚,灯红酒绿。由于游击队的影响,今年的游客大不如前。许多酒吧门可罗雀。不过还是可以从酒吧和餐馆的数量上想想出昔日繁华的景象。在一家户外用品商店里,老板对我们大叹苦经。也是由于世界经济不景气,游客的数量与消费额大幅下滑。以前欧洲人到这里来,买东西就象不要钱一样,确实这里的东西相对于欧洲来说,是太便宜了。听说我们是中国人,老板的话泉涌而出:中国的货太便宜了。“这是我自己厂里生产的,我要卖450RB才保本”,他拿出一件摄影背心说,“而这一件,我卖350RB就可以赚钱。这是从中国运来的。质量还比我的好。要知道,这中间转了多少手呵。”确实,我们发现,许多便宜的东西是中国制造的,好像比中国卖的还便宜。就拿摄影背心来说,我在上海星光摄影器材市场花了100RMB才卖到。不过,就象北京的秀水街、上海的襄阳路一样,中国的产品,大都盗版国外的牌子,没有自己的品牌。印象中在尼泊尔只看到了Konka和Haier的广告。
 
博克拉打电话没有加德满都方便,我没有找到打IP电话的地方(30RB/分钟),最后只好打国家长途,125RB/分钟。几句话就花了一晚上的房费。顺便说一下,尼泊尔的GSM网络好像没有跟中国签漫游协议。这里的手机用户很少,据出租车司机说买一部手机要花30,000RB,相对于人均1500RB的月收入来书,相当高了。我对老彭和小郑说,要是把中国廉价的手机拿来卖就好了。没想到他们说这里更适合用小灵通。果真上小灵通的话,他们就可以来这里出差了,多美呀。
 
 
在尼泊尔徒步(下)
我没有米拉日巴那样的拙火定功夫。高处不胜寒,只好把身体钻进睡袋里。而零度的睡袋此时已经不够用,只有再加一床被子。顺便说一下,一路上很多Hotel缺省是不提供被子的,除非你提出要求,老板才会拿给你。至于干不干净就取决于你的忍受力了。山里面是不可能经常洗被单的。不过,总的来说还不错。
 
营地里有些登山着自己搭的帐篷。还有一个简易的排球场。据说这几天有人要登安纳普尔纳峰。从营地往上看,山峰就在眼前,我很难想象它居然还有两三千米的高度,并且需要几天时间才能登顶,还必须有好的天气保证。
 
10月9日。下山的路好走多了。一旦你没有了内心的执念,你的心情就会轻松起来,步伐也会轻灵起来。午饭好像是在Himalaya吃的。下午五点钟的时候,我们到达了Sinuwa。这里的女老板显然很想留我们在这里住宿,说可以免费让我们住宿。我的心已经怦然而动。而老彭却坚持要到Chomrong。我只好依依不舍地与女老板握别。在路上我说,这是一路上遇到的最漂亮的尼泊尔姑娘。导游说,她是这里的电影明星,叫Sonita。以前拍过电影,还上过尼泊尔的电视呢。难怪呢。这时老彭有了懊悔之意。哈哈,反正我已经见过了。
 
天黑后,我们才到Chomrong。在Chomrong,我们住的是International Guest Hotel。老彭在去ABC的路上就眇上了这里,这里可是让老彭视美女而不见的地方。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它的位置很好,早晨太阳一出来,就会照在青石板铺就的院子里,让你感到阳光的温暖。而坐在院子里,你就可以看见雄伟的鱼尾峰和南安纳普那峰。早餐的时候,白云在群山间漫卷,把阳光千变万化成各种的样子,就象是一个富有想象力的灯光师。而你就成了贵宾席上的观众,由小鸟为你鸣唱,小河为你伴奏,太阳为你打光,白云为你表演,背景是时隐时现的雪山。你所要做的,就是要一杯热咖啡,坐在桌前,张开身上每一个毛孔,细细地体味大自然的妙趣。
 
10月10日,为了不走重复路,我们选择从Kimrong那条路下山。这是最后要翻的一座山谷了。下午到达Grandruk,从此以后,一路都是下坡,再也不用担心体力的问题了。我们便决定在这里住下,最后享受一下山里的适意。Hotel Trekker’s Inn是个不错的旅馆,小院子里花开得赏心悦目。二楼的餐厅装修的很有情调。看来我们是选对了地方。有的Hotel很便宜,却没人住。经过几天的观察,我们现在发现了一个诀窍,只要老外多的地方,Hotel一定不错。舍不得花钱买LP的朋友,不要忘记用自己的眼睛来选择哟。这里遇到两位台湾的同胞来这里度假。一遇到会说国语的人,顿时倍感亲切。他们来这里是为了休闲,并不是专门来Trekking的。因为徒步到这里顶多只有一天的路程。在这里住几天,远离了工作的压力,也没有人打扰(这里没有手机信号,好像也没有电话),可以尽情地放松自己。晚上坐在Hotel的楼顶上,跟两位台湾同胞聊天、看星星。台湾这两年的经济并不太好,不过,我还是挺羡慕他们,一年可以来这里渡一两次远离闹市的假期。
 
10月11日,下山。沿途是地道的田园风光,到处都有一畦畦的稻田。中午在Syauli Bazar用午餐。在这里再次被检查了Entry Permission。三四点钟的时候到达了Chandrakot,谈定了一辆出租车到Pokhara,车费400RB。
 
几天前到博克拉,只看到了费瓦湖的影子。这次我们可要好好看看费瓦湖的样子。在一位英国小伙子的推荐下,我们住到了Phewa Hotel(15美金/标准间+床)。Hotel就在费瓦湖边上,是个很温馨、幽静的地方。之所以这样说,因为除了象任何一个尼泊尔的Hotel一样,让你时刻感受到微笑体贴的服务外,这里的花园是我们在尼泊尔遇到的最好的。院子里的树错落有致,恰恰遮住直射的阳光,落下斑驳的光影。花儿开的不是很艳,却散发出若有若无的幽香,透过廊道的纱窗,撩拨着你的嗅觉。房间里没有音乐和音响,全凭院子里里的一个大树,招徕不同的鸟类音乐家作即兴的演唱。坐在湖边的椅子上,你可以用目光细细地品味费瓦湖的湖光山色。它的晨岚似乎触手可及,就象触及你面前咖啡杯里的飘出的一缕清香。
 
老实说,当我带着对西湖的记忆来看费瓦湖时,是比较失望的。它没有西湖那样的柔美,没有那满堤的垂柳作它飘逸的的发装,也没有(至少我不知道)无数的诗人才子为它所作的赞美的诗句。最初,它给我的印象是朴素与安祥。可能是因为我刚从艰辛的徒步中归来吧,它的悠闲恬静就象把我疲惫的身躯放在一张大大的柔软的床上。时间在这里慢下了脚步,我得以有机会慢慢体会它的韵味。
 
10月12日,与一家旅游代理商签好第二天的漂流合同后,我们租了一条船(400RB/天),开始荡桨在费瓦湖的碧波上。这一天正好是尼泊尔的Dashain节,这是尼泊尔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许多人乘船到湖中的一个小岛上去拜神--岛上有一个印度教的庙。甚至于婚礼也在庙里举行,活杀的羊与鸡是他们供给神的祭品。这与其说这是费瓦湖的宗教的一面,不如说这是费瓦湖世俗的一面。其实在尼泊尔,日常生活是与宗教融为一体的。就象费瓦湖里的水同时溶入了雪水与祭祀的鲜血一样。
 
湖边的山上有座庙,从湖边爬上去,据说要走一个小时。那里应该是看雪山的好地方。我本以为是座印度教的寺庙,索性不去也罢。后来才知道我错了。
 
这座山除了可以看到安纳普那峰及鱼尾峰外,似乎并不太有名气。然而这里却是一个著名的闭关中心。关于闭关,不需要太多的解释,我想大凡看过些武侠小说的人都知道这个概念。是的,就是这里,是藏传佛教的一个闭关中心。许多修行或研究宗教的人经常聚集在这里,或翻译经文典藏,或探讨哲学问题,抑或在上师的指点之下进行闭关的修炼。有一本在西方比较畅销的书《僧侣与哲学家》(The Monk And And The Philosopher)据说曾在这里写作和翻译。关于这本书的作者,有一个传奇般的故事:马修·理查德是法国人,本来是学生物的。1967年他去印度旅游。那时,他还在学校攻读分子遗传学的研究生。在印度,他遇到了喇嘛康举仁波切(Kangyur Rinpoche),引发了他对藏传佛教的兴趣。1972年,在完成了他的博士论文后。他毅然放弃了分子生物学研究,去印度学习佛教。他的父亲对此大为震惊,在他看来,他儿子本来前程似锦,因为他的导师是诺贝尔生物奖的获得者。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佛教会对他的儿子有这么大的诱惑。虽然父亲对他的决定很失望,但还是尊重了他的选择。在印度,马修从师于达赖喇嘛的导师Dilgo仁波切。二十多年后,曾经教过哲学的父亲与已经得到佛教精髓的儿子在尼泊尔进行了一场哲学与佛教的对话,这就是《僧侣与哲学家》的来历。
 
晚上在博克拉的长城饭店听了这个故事后,我对这座山肃然起敬。费瓦湖也因为与哲学的关联而变得深邃起来。世俗与神圣就象那忽蓝忽绿的湖水一样在这里交融在一起。或者象那远处的山,哪是云哪是雪已经无法分辨。也许,这里是思考哲学的好地方。因为它不象西湖那样柔美,让你易于沉迷于尘世的安逸,也不想玛旁雍错那样圣洁,让你忘记世俗,产生虔诚的信仰。这里是世俗与神的交汇地,有凡间生活,也有对信仰的追求。
 
10月13日,进行了一天的漂流活动,三个人的费用是42美金,包括午餐和到加德满都的车费。除了教练外,还有一位以色列的姑娘。她已经在这里呆了半年之久。服了兵役上了大学,就从充满战火硝烟的国度来这里寻找宁静的生活。说是一天的漂流,可真正漂流的时间只有3个多小时。有些河段很是刺激,我们的全身都被浪打湿了,这段河漂只属于三级难度,虽然如此,有些河段还是让我惊心动魄。随便说一下,尼泊尔也是漂流者的天堂。从初级到专业级别的各种难度的河段都有。时间也从一天到一个星期不等。在尼泊尔,漂流按难度分为5个等级,4-5级只适合专业选手。
 
在回加德满都的时候,我们的Rafting教练拦了一辆过路车,给了司机一些钱,便把我们转包给了一辆面包车,说他会把我们带到加德满都,不会再收我们的钱。车子到达加德满都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这时司机突然停下车,问我们到那里下,我们说到Thamel。他说,你们要加钱。我们问为什么,不是说好的不用付钱了吗?司机说,这里已经是加德满都了。我环顾了一下窗外,这里大概是加德满都的郊区吧。无奈,我们只好又付给了司机250RB。这件事提醒我们已经从天堂般的景色里回到了人间。晚上依旧住到Yama Hotel。颠簸了一整天,睡到床上特别的愜意。睡梦中,那床就象橡皮筏,随流水一会儿奔流驰骋如马跃悬崖,一会儿原地打转,左颠右晃。两岸的山峰就是一幅幅的江南山水,顺着水流的方向不断地延伸下去,忽然到了一个光明的地方。睁眼一看,已是清晨。
 
10月14日,重游杜巴广场。这几天都是尼泊尔的节日,Dashain节要持续两周左右。全国都有庆祝活动。加德满都的活动更是热闹。平时关闭的神庙也因祭祀而开放,门前排起了长队,拜神的人手持花烛等各种供品。沿街每家每户的门前也都有给神的祭祀品。在一个军队管辖的场地里,我们看到了军队举行的祭祀活动。场地上插了三排军旗,周围排满了刚刚宰下的牛头、羊头。值得一提的是,只有游客准进来观看,本地人不准进来,也许是由于我们付了钱的缘故吧。
 
10月15日,因为是晚上11:45的飞机,我们还有一天的购物时间。在HOTEL里定了晚上去机场的TAXI(300RB)。就开始了最后的采购。除了攻略上常介绍的铜器、Kukuri军刀等手工艺品,我最感兴趣的还是各种音乐CD。除了本地及印度的音乐,最吸引我的还有藏族和佛教的音乐,在拉萨也没有见过这麽多的品种。品质比较好的大概要400-600RB,差一些的要150-200RB左右,看上去象国内的盗版牒。其实确实有不少中国来的牒片,经过这样的长途贩运,价格也自然比国内的高吧。
 
尼泊尔的音乐欢快明亮,体现出了当地人乐观、善舞的天性,这也许与其处在喜马拉雅山脉的南面有关吧。这里气候宜人,土壤肥沃,风景秀丽。而山的那一面,却是莽莽的苍原,可以开一天的车却看不到一棵树。当我静下心来,回想这一路所看过的雪山时,我得到的却是迥然不同的印象。尼泊尔的雪山就象妙龄少女头上的钻石,美丽而珍贵。而西藏的高原则给人以苍凉之美。当你翻过一座座的山,看到的除了蓝天和白云,只有苍茫的黄色,偶尔会发现一群牦牛散落在草甸上,提示你这里确实有生命的踪迹。而这里的生命在这样一个单薄的环境里,始终要面对着简单的目的:生存。生活象白云飘过蓝天一样简单,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而支撑你生活下去的是那圣洁的雪山,因为它是你的信仰。冬去夏来,白雪会在高原上聚集、消融,就象高原上的生命周而复始一样。而生命并不是只能这样简单地轮回,它可以象蓝天一样透彻,象白云一样自在,象雪山一样永恒。雪山就是你的信仰,它象征着生命能够达到的圣洁与纯净。雪山就是你的方向,在那大地与苍天的交汇处,心灵可以与神灵共鸣,与日月同光!在西藏,当我们的车子翻过一座山口,突然看见莽莽的苍原尽头,一排晶莹剔透的雪山跃然呈现在我的面前,我感觉得到我的灵魂已经脱壳而出,因为那里是我内心一直向往的地方,那里就是我心灵的归宿,是我生命的殿堂!
 
很久以来,我一直喜欢《青藏高原》这首歌。因为这首歌才可以描绘出高原的壮丽及雪山的高度,可以表达我对雪山的崇敬与向往。而在加德满都,我又听到了另一类的西藏音乐,唱的是这座高原的辛酸与悲凉。Yungche Lhamo的歌曲如泣如诉,象高原上漂浮的白云充满了对大地的眷恋,那是背井离乡的哀愁。
 
我想起了在我徒步时向我推销天珠的那个藏族姑娘,当他知道我来自中国之后,叫来了她的姐妹。她不停的用手比划,反过来,正过去,简单的英语已经派不上用场。她一定要我留下些什么给她,而我却什么也没给她留下。当我回忆这个情节时,总是有些伤感。突然明白,她是想跟我说,汉人和藏人其实是手心和手背,其实是兄弟姐妹的关系。千里万水的路可以通过行走而缩短,而我们之间的语言却无法让我们自由地沟通。
 
在离别加德满都的时候,我想我应该至少再来一次的。下一次,应该多待一段时间,为了更为惊心动魄的漂流,为了更为艰苦的徒步,为了可以探寻的信仰,也为了更多地了解生活在喜马拉雅山南麓的藏族兄妹。
 
尼泊尔机场的收费是1100RB。交完钱后,把剩下的卢比全部捐给了儿童基金会。16日清晨7点(北京时间),当我走出虹桥机场的大厅时,我还没有回过神来。满脑子还是雪山、急流、庙宇,以及佛经的吟唱。直到车子开到了虹桥路,看到道路两边插著的彩旗,已及悬挂在道路上空的庆祝XX会议胜利开幕的横幅,才猛然清醒过来。仿佛是场梦。
 
注:文章出处www.ipiao.com.cn
上一篇: 安娜普尔纳行山游记
下一篇: 尼泊尔景点集锦
联系我们的旅游顾问
我们的电子邮箱
尼泊尔、斯里兰卡套票团购

目 的 地:

出境口岸:

出发时间:

返回时间:

旅行搜索
精彩主题
亲近·斯里兰卡
沿着佛陀的足迹:印度朝佛之旅
幸福天堂·不丹蜜月之旅
更多
返回顶部
蔡文利
王月
蒋虹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