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记录片《董事长成了我的屎奴》

董事长成了我的屎奴1.0

类型:剧情 音乐 传记 记录 记录片 纪录片 意大利 2017 

主演:崔娜·蒂虹 安娜玛丽亚·玛琳卡 卡瑞娜·费尔南德斯 桑德尔·丰泰克  

导演:苏珊娜·尼基亚雷利 

高速云播放

高速云M3U8

董事长成了我的屎奴剧情简介

60年代,妮可因为和地下丝绒乐队合作,并在安迪·沃霍尔的提携下走红。后来妮可为了证明自己,开始了她的独立创作生涯。在影片中,妮可独立创作了近20年后,人们仍然只记得她当时和地下丝绒乐队的关系,她为此感到十分苦闷,决心要改变人们对她的印象。

关于妮可.基德曼的详细资料

妮可·基德曼 英文全名:Nicole Mary Kidman 大 陆 名:尼科尔·基德曼 香 港 名:妮歌.洁曼 台 湾 名:妮可基曼 职业类别:女演员 通信地址:C/O Creative Artists Agency 9830 Wilshire Blvd Beverly Hills, CA 90212 USA 出 生: 1967年6月21日 出 生 地:夏威夷火奴鲁鲁(Honolulu) 祖 籍:澳大利亚 星 座:双子座 身 高: 5英尺10英寸(1.79米) 血 型:N/A 体 重:40kg (88.0 lbs) 三 围:N/A 眼 睛: 蓝色 发 色:棕 红 色 父 亲:Antony (biochemist) 母 亲:Janelle (nursing instructor) 姐 妹: Antonia (TV reporter) 前 夫: 汤姆 克鲁斯(Tom Cruise) (1990年12月24日2001) 结婚时间: 1990年12月24日 领养子女: Conor Anthony Isabella Jane 教 育: 高中肄业 成名电影: 永远的蝙蝠侠(Batman Forever) 基德曼1967年出生于夏威夷的火努鲁鲁。尽管她从一开始就以她一头红发和修长的双腿在一群好莱坞的金发长腿女郎中脱颖而出,可是这位澳州美女如果不是因为她22那年俘虏了好莱坞的钻石王老五汤姆.克鲁斯的心,她现在还不知道在南加州的什么地方埋没着呢。哼哼,瞧瞧人家是怎么在演艺界成名的。新任克鲁斯太太并没有因为嫁到一位好老公并使天下女人红眼而自满,新婚不久,她就宣布她将在影坛创造她自己的成就。她的简历却并没有把她与克鲁斯的结合列为她一生中的最大成就。 基德曼恪守她自己的诺言,这位雄心勃勃的克鲁斯太太,以她在To Die For一片中的精湛演技震憾了整个影坛。虽然尼柯尔.基德曼是在火努鲁鲁出生的,并随即跟父母在华盛顿特区住过,但是从4岁开始全家在澳洲悉尼定居。父亲是做乳腺癌研究工作的。尼柯尔.基德曼是家中长女,下面有一个妹妹。父母关心时事,善于交际。尼柯尔.基德曼和妹妹从小深受父母的影响和薰陶。她母亲是一个积进的女权扩张主义者,因此拒绝给她和妹妹买芭比娃娃。从小就展示出她的独立性的倔强的小尼柯尔.基德曼干脆偷了一个。此外她和妹妹从小就频频因为散发各种政治传单而遇到麻烦。父母还要求她们每天吃晚饭时要就有关时事进行讨论和辩论。在这个独特的家庭中体育煅练也倍受重视。从小尼柯尔.基德曼和她妹妹就天天做腹卧撑和跳格。尼柯尔.基德曼到是没有从小就立志演戏,不过她很小就很有引人注目的素质。象有一次在幼儿园里演基督降生的舞台剧,她演一头母羊,结果她从头到尾叽叽咕咕不停的在说话,把一个严肃神圣的剧变成了一个搞笑的幽默剧。当然了,她也没能逃到老师的批评。 尼柯尔.基德曼自然的舞台表演技巧是与她广泛的舞蹈,芭蕾,和模仿训练分不开的。不过,虽然她在艺术天分上不比其他任何一个女孩差,但是她独特的长相--尤其是她苍白的皮肤和一头红色卷发,一直使她处在被排斥的不利地位。更糟的是,到了青春期,13岁的尼柯尔.基德曼一下子窜到了1.73米,这使她更难在芭蕾和舞台界找到角色了,伤心的尼柯尔.基德曼只好从此退出芭蕾而转入戏剧界。她很快在悉尼的菲利浦街剧院找到了稳定的工作。她从此努力学习表演,1983年在一部澳洲电视片Bushing Christmas里初露头角。该片播放后,一下子成为了全国最受欢迎的一部片子之一,至今每个圣诞节必播。 17岁时尼柯尔.基德曼的演艺事业蒸蒸日上,但家中却出不测,她母亲被诊断患有乳腺癌。尼柯尔.基德曼毅然从高中缀学,专中在家照顾母亲,同时也接一些片子拍。她母亲最后痊愈了,22岁的尼柯尔.基德曼也成了影视界的沙场老手。1989年她首次在美国影片由导演诺耶斯拍的惊险片Dead Calm中演出。这时的她已经又长高了一英寸,高达1.76米。尽管这部影片的票房收益马马虎虎,但是它为尼柯尔.基德曼招来一大帮制片商和导演,忙不迭的给她送剧本。最后她因为钦慕汤姆.克鲁斯,决定出演由他主演的Days of Thunder一片。汤姆.克鲁斯后来说起他当时对尼柯尔.基德曼的感觉:“我对与尼柯尔.基德曼认识的第一反应是纯粹的欲望。”经过旋风般的恋爱,两个人在科罗拉多的一个小镇秘密结婚。尼柯尔.基德曼的朋友警告她说,一但成了克鲁斯太太,她自身的演员形象就会一去不复返了,因为克鲁斯的名气实在是太大了。但是尼柯尔.基德曼并没有让这种预测成真。婚后没过几个月,她就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在Billy Bathgate一片中与大名鼎鼎的达斯汀.霍夫曼及布鲁斯.威利斯联合演出,影评界对她的注意并不比对达斯汀.霍夫曼少。在该片拍摄期间,霍夫曼曾给铁哥们克鲁斯打电话,说他对他太太的演技非常钦佩。在此之后,尼柯尔.基德曼与汤姆.克鲁斯夫妻共演由导演豪沃德的历史巨片《遥远的地平线》(Far and Away)。尽管该片在上映前被炒得轰轰烈烈,但是上映后影评并不是特别好,票房也马马虎虎。尼柯尔.基德曼接下来的两部影片My Life 和 Malice也是同样的命运。但是尼柯尔.基德曼在1995年的群星荟萃的《永远的蝙蝠侠》(Batman Forever)一片中又名声大噪。接下来的To Die For一片更是证实了她的演技和能力。该片曾获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提名。1996年她又被大导演斯皮尔博格亲手挑选与电视红男星乔治.克鲁尼合演Peacemaker。 汤姆.克鲁斯与基德曼收养了两个孩子。一家人在洛杉矶,纽约,克罗拉多以及澳洲都有房子。尼柯尔.基德曼从小喜欢户外活动,不拍片时就和汤姆两个四处登山,潜水,跳伞,甚至到了尼泊尔。好莱坞的这对“超级伴侣”1997年大部分时间花在拍摄好莱坞导演泰斗库伯瑞克的色情惊险片《紧闭双眼》(Eyes Wide Shut)。因为尼柯尔.基德曼在该片中的角色不如丈夫戏重,所以她同时拍了和另一个美国红影星桑德拉.布鲁克合演的《实用魔法》(Practice Magic)。她同时还在百老汇登台演出舞台剧《蓝屋》(The Blue Room)。在不久的将来她将会开拍惊险片《罪恶对话》(Criminal Conversation),和由李安导演的《柏林日记》(Berlin Diaries)。 获奖纪录: 2003年 金球奖影后 奥斯卡金像奖影后...... 1996年 被People (US)杂志选为世界50名美人之一 1996年因影片《不惜一切》获英国学院奖最佳女主角奖提名 1995年因影片《不惜一切》获金球奖音乐喜剧类最佳女演员、伦敦评论家奖年度女演员奖 1995年因影片《不惜一切》获MTV电影奖最有希望女演员提名 1995年因影片《永远的蝙蝠侠》获MTV电影奖最有希望女演员提名 1992年 美国明日之星奖 1985年因电视连续剧《越南》(“Vietnam”)获澳大利亚电影学院最佳女演员奖 主要影视作品: 2001 神鬼第六感 (The Others) 2000年《红磨坊》(“Moulin Rouge”)、《派对女郎》(“Birthday Girl”) 1999年《柏林日记1940年-1945年》(“Berlin Diaries, 1940-45”)、《大开眼戒》(“Eyes Wide Shut”) 1998年《魔法时刻》(“Practical Magic”) 1997年《战略杀手》(“The Peacemaker”) 1996年《贵妇人画像》(“The Portrait of a Lady”)、《The Leading Man》 1995年《永远的蝙蝠侠》(“Batman Forever”)、《不惜一切》(“To Die for”) 1993年《体热边缘》(“Malice”)《情深到来生》(“My Life”) 1992年《大地雄心》(“Far and Away”) 1991年《玩弄》(“Flirting”)、《强者为王》(“Billy Bathgate”) 1990年《雷霆壮志》(“Days of Thunder”) 1989年《飞越地平线》(“Dead Calm”)、《Bangkok Hilton》(电视) 1988年《绿宝石之城》(“Emerald City”) 1987年《翡翠城市》(“The Bit Part”,电视)、《Room to Move》 1986年《Windrider》(电视)、《Watch the Shadows Dance》 1985年《越南》(“Vietnam”)、《Wills & Burke》、《rcher's Adventur》 1984年《Five Mile Creek》(电视)、《Matthew and Son》(电视) 1983年《小子万岁》(“BMX Bandits”)、《丛林圣诞节》(“Bush Christmas”)



凯文.米特尼克有什么事迹?

凯文·米特尼克被称为世界上“头号电脑黑客”。这位“著名人物”在2012年时49岁。其实他的技术也许并不是黑客中最好的,甚至相当多的黑客们都反感他,认为他是只会用攻击、不懂技术的攻击狂,但是其黑客经历的传奇性足以让全世界为之震惊,也使得所有网络安全人员丢尽面子。 凯文米特尼克凯文米特尼克在米特尼克很小时候,他的父母就离异了。他跟着母亲生活,从小就形成了孤僻倔强的性格。70年代末期,米特尼克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就迷上了无线电技术,并且很快成为了这方面的高手。后来他很快对社区“小学生俱乐部”里的一台电脑着了迷,并在此处学到了高超的计算机专业知识和操作技能,直到有一天,老师们发现他用本校的计算机闯入其它学校的网络系统,他因此不得不退学了。美国的一些社区里提供电脑网络服务,米特尼克所在的社区网络中,家庭电脑不仅和企业、大学相通,而且和政府部门相通。当然这些电脑领地之门都会有密码的。这时,一个异乎寻常的大胆的计划在米特尼克脑中形成了。此后,他以远远超出其年龄的耐心和毅力,试图破解美国高级军事密码。不久,只有15岁的米特闯入了“北美空中防护指挥系统”的计算机主机同时另外一些朋友翻遍了美国指向前苏联及其盟国的所有核弹头的数据资料,然后又悄然无息的溜了出来。这成为了黑客历史上一次经典之作。在成功闯入“北美空中防护指挥系统”之后,米特尼克又把目标转向了其它的网站。不久之后,他又进入了美国著名的“太平洋电话公司”的通信网络系统。他更改了这家公司的电脑用户,包括一些知名人士的号码和通讯地址。结果,太平洋公司不得不作出赔偿。太平洋电脑公司开始以为电脑出现了故障,经过相当长时间,发现电脑本身毫无问题,这使他们终于明白了:自己的系统被入侵了。这时的米特尼克已经对太平洋公司没有什么兴趣了。他开始着手攻击联邦调查局的网络系统,不久就成功的进入其中。一次米特尼克发现联邦调查局正在调查一名“黑客“,便翻开看,结果令他大吃一惊——这个“黑客”是他自己。后来,米特尼克就对他们不屑一顾起来,正因如此,一次意外,米特尼克被捕了。由于当时网络犯罪很新鲜,法律也没有先例,法院只有将米特尼克关进了“少年犯管所”。于是米特尼克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因网络犯罪而入狱的人。但是没多久,米特尼克就被保释出来了。他当然不可能改掉以前的坏毛病。脆弱的网络系统对他具有巨大的挑战。他把攻击目标转向大公司。在很短的时间里,他接连进入了美国5家大公司的网络,不断破坏其网络系统,并造成这些公司的巨额损失。1988年他因非法入侵他人系统而再次入狱。由于重犯,这次他连保释的机会都没有了。米特被处一年徒刑,并且被禁止从事电脑网络的工作。等他出狱后,联邦调查局又收买了米特尼克的一个最要好的朋友,诱使米特尼克再次攻击网站,以便再次把他抓进去。结果——米特尼克竟上钩了,但毕竟身手不凡,在打入了联邦调查局的内部后,发现了他们设下的圈套,然后在追捕令发出前就逃离了。通过手中高超的技术,米特尼克在逃跑的过程中,还控制了当地的电脑系统,使得以知道关于追踪他的一切资料。后来,联邦调查局请到了被称为“美国最出色的电脑安全专家”的日裔美籍计算机专家下村勉。下村勉开始了其漫长而艰难的缉拿米特行动。他费尽周折,马不停蹄,终于在1995年发现了米特尼克的行踪,并通知联邦调查局将其捉获。1995年2月,米特尼克再次被送上法庭。在法庭上,带着手铐的米特尼克看着第一次见面的下村勉,由衷地说:“你好呀,下村,我很钦佩你的技术。”这一次,米特尼克被处4年处徒刑。在米特尼克入狱期间,全世界黑客都联合起来,一致要求释放米特尼克,并通过为不断的攻击各大政府网站的行动来表达自己的要求。这群黑客甚至还专门制了一个名为“释放凯文”的网站。1999年米特尼克终于获准出狱。出狱后他便不断地在世界各地进行网络安全方面的演讲。许多世界顶级网站,超级公司一听到黑客这个名词,便犹如谈虎色变般的恐惧。对于黑客的存在,每个网民都有着不同的看法,有些人喜欢黑客更喜欢做黑客,因为他们认为这样能体现自己的能力和价值。然而更多的人憎恨黑客,甚至要求国家法律对那些黑客进行严惩。就像他一样当2000年1月21日美国法庭宣布他假释出狱后,几乎当今所有依赖电脑和网络的公司、 企业都开始了胆战心惊的生活,人们害怕他会重操旧业。那么此人究竟是谁呢?他就是超级黑客:凯文·米特尼克。他是第一个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通缉的黑客,走出牢狱之后,他马上又想插手电脑和互联网。有了他,世界又不平静了。凯文·米特尼克也许可以算得上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厉害的黑客,他的名声盛极一时,后随着入狱而逐渐消退。凯文·米特尼克是一个黑客,而且是一个顶级黑客。天赋英才凯文·米特尼克1963年8月6日出生在美国洛杉矶一个中下阶层的家庭里。3岁时父母就离异了,他跟着母亲劳拉生活,由于家庭环境的变迁导致了他的性格十分孤僻,学习成绩也不佳。但实际上他是个极为聪明、喜欢钻研的少年,同时他对自己的能力也颇为欣赏。当米特尼克刚刚接触到电脑时,就已经明白他这一生将与电脑密不可分。他对电脑有一种特殊的感情。电脑语言“0,1”的蕴涵的数理逻辑知识与他的思维方式天生合拍,在学习电脑的过程中,为米特尼克几乎没有遇到过什么太大的障碍。他编写的程序简洁、实用、所表现的美感令电脑教师都为之倾倒。他的电脑知识很快便超出了他的年龄。在15岁的时候,米特尼克仅凭一台电脑和一部调制解调器就闯入了北美空中防务指挥部的计算机系统主机。首次被捕80年代初正是美国电话业开始转向数字化的时候,米特尼克用遥控方式控制了数字中央控制台的转换器,轻而易举地进入了电话公司的电脑,使他可以任意地拨打免费电话,还可以随意偷听任何人的电话。1981年,米特尼克和同伙在某个假日潜入洛杉矶市电话中心盗取了一批用户密码,毁掉了其中央控制电脑内的一些档案,并用假名植入了一批可供他们使用的电话号码。这次事件闹得很大,不久电话公司便发现了并向警察局报案。警方进行了周密地调查,可始终没有结果。直到有一天一名米特尼克同伙的女朋友向警方举报,这时才真相大白。也许由于当时米特尼克年纪尚小,17岁的米特尼克只被判监禁3个月,外加一年监督居住。老师们赞叹他是一位电脑奇才,认为他是个很有培养前途的天才少年。但首次监狱生活不仅未使他改过自新,反而使他变本加厉在网络黑客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被FBI通缉1983年,他因被发现使用一台大学里的电脑擅自进入今日互联网的前身ARPA网,并通过该网进入了美国五角大楼的的电脑,而被判在加州的青年管教所管教了6个月。被释后,米特尼克干脆申请了一个号码为“XHACKER”即“前黑客”的汽车牌照,挂在自己的尼桑车上。然后,米特尼克继续在网络上横行无忌,时而潜入软件公司非法窃取其软件,时而进入电脑研究机构的实验室制造麻烦,并继续给电话公司捣蛋。1988年他再次被执法当局逮捕,原因是:DEC指控他从公司网络上盗取了价值100万美元的软件,并造成了400万美元损失。这次,他甚至未被允许保释。心有余悸的警察当局认为,他只要拥有键盘就会对社会构成威胁。米特尼克被判处一年徒刑。一年之后,他又马上施展绝技,成功地侵入了几家世界知名高科技公司的电脑系统。根据这些公司的报案资料,联邦调查局推算它们的损失共达3亿美元。正当警方准备再度将之逮捕时,米特尼克突然从住所消失,过起了逃亡的地下生活。滑铁卢1994年圣诞节,米特尼克向圣迭戈超级计算机中心发动了一次攻击,《纽约时报》称这一行为“将整个互联网置于一种危险的境地”。这一攻击的对象中还包括一个因为米特尼克而成名的人物,即后来人称“美国最出色的电脑安全专家之一”,在该中心工作的日籍计算机专家下村勉。1995年2月15日,下村勉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发现了米特尼克的行踪——藏匿在北卡罗来纳州的一个小镇,并迅速通知美国联邦调查局将这个被称为“最出色的网络窃贼”、“地狱黑客”的米特尼克逮捕。1995年2月,米特尼克终于被送上了法庭。在法庭上,带着手铐的米特尼克转向第一次见面并出庭作证的下村努,由衷地说:“你好啊下村,我钦佩你的技术”。这次,他被指控犯有23项罪,后又增加25项附加罪。保释1997年12月8日,米特尼克的网络支持者,要求美国政府释放米特尼克,否则,他们将启动已经通过网络置入世界许多电脑中的病毒!他们宣称,一旦米特尼克获释,他们将提供病毒的破解方法。一时间,因特网又陷入了一次新的恐慌之中。审判一直进行到1999年3月16日,米特尼克承认其中5项罪名和两项附加罪,总共被判刑68个月,外加3年监督居住。联邦调查局还指控他造成了几亿美元的损失,控方要求的赔偿额是150万美元。据米特尼克的侵入行为导致他们蒙受大约2亿9000万美元的损失。这些受害者包括高科技大公司如Sun系统公司、Novell电脑公司、NEC美国公司以及诺基亚移动电话等。律师在为他辩护时称,“黑客行为犹如吸毒,靠当事人的理智绝对无法改变这一行为。”米特尼克一心扑在电脑上,黑客行为使他感到兴奋不已。2000年1月21日,美国法庭宣布他假释出狱。此时的米特尼克身体比过去略瘦,但显得更加精悍。媒体广泛报道了他被释放的消息,提到他打算“先上大学重新学习电脑”。可他的愿望大概很难实现,当局将在今后三年对米特尼克(36岁)实施缓刑。在此期间,他不允许接触任何数字设备,包括程控电话、手机和任何电脑。因为有关当局担心这位大名鼎鼎的黑客一旦接触到电脑,会再度给Internet带来麻烦。还在狱中时,有一次米特尼克不知从哪里弄到一台小收音机,将之改造后竟然用他监听监狱管理人员的谈话,为此他被监狱当局从普通牢房转到隔离牢房,实行24小时连续监管。出狱出狱不久,米特尼克得到了一份工作:为一家互联网杂志写专栏文章。但是,法官认为这份工作“不适合于他”,怕他制造破坏计算机、网络系统的技术。米特尼克不认为自己连写文章的权利都没有。为此,他重新走上法庭,要求允许他成为一家因特网杂志的专栏作家。如果如愿以偿地得到这份工作,他将获得每月5000美元左右的底薪,每写一篇文章另外获得750美元的报酬,以及出版物的50%的利润。但他的律师伦道夫说,米特尼克要在大学攻读电脑学科,为此,他准备向当局申请批准使用电脑……米特尼克的所作所为与通常人们所熟悉的犯罪不同,他所做的这一切似乎都不是为了钱,当然也不仅仅是为了报复他人或社会。他作为一个自由的电脑编程人员,用的是旧车,住的也是他母亲的旧公寓。他也并没有利用他在电脑方面公认的天才或利用他的超人技艺去弄钱,尽管这对他并不是十分困难的事。同时他也没有想过利用自己解密进入某些系统后,窃取的重要情报来卖钱。对于DEC公司(1998年被康柏公司收购)的指控,他说:“我从没有动过出售他们的软件来赚钱的念头。”他玩电脑、入侵网络似乎仅仅是为了获得一种强大的权力,他对一切秘密的东西、对解密入侵电脑系统十分痴迷,为此可以放弃一切。他对电脑有一种异乎常人的特殊感情,当美国洛杉矶的检察官控告他损害了他进入的计算机时,他甚至流下了眼泪。一位办案人员说,“电脑与他的灵魂之间似乎有一条脐带相连。这就是为什么只要他在计算机面前,他就会成为罪人的原因。”主要成就他是第一个在美国联邦调查局"悬赏捉拿"海报上露面的黑客。他由于只有十几岁,但却网络犯罪行为不断,所以他被人称为是"迷失在网络世界的小男孩"。第一次接触计算机:在他十几岁的时候,米特尼克还买不起自己的计算机,他只能赖在一家卖无线电的小商店里,用那里的样品及调制解调器来拨号到其它计算机。自己独特的工具:在潜逃的三年里面,米特尼克主要靠互联网中继聊天工具(IRC)来发布消息以及同朋友联系。鲜为人知的事实:米特尼克曾被判到社区治疗中心治疗一年,在这段时间为了戒掉自己的计算机瘾,他曾经登记参加了一项专为各种瘾君子准备的12步计划。2002年,对于曾经臭名昭著的计算机黑客凯文·米特尼克来说,圣诞节提前来到了。这一年,的确是Kevin Mitnick快乐的一年。不但是获得了彻底的自由(从此可以自由上网,不能上网对于黑客来说,就是另一种监狱生活)。而且,他还推出了一本刚刚完成的畅销书《欺骗的艺术》(The Art of Deception: Controlling the Human Element of Security)。此书大获成功,成为Kevin Mitnick重新引起人们关注的第一炮。巡游五角大楼,登录克里姆林宫,进出全球所有计算机系统,摧垮全球金融秩序和重建新的世界格局,谁也阻挡不了我们的进攻,我们才是世界的主宰。——凯文·米特尼克60年代加拿大传播理论家马歇尔·麦克卢汉曾经预言,电子媒介可以把地球变成一个村落,他不无乐观地指出:“信息的即索即得能创造出更深层次的民主,未来的全球村舒适而开放。”然而,这个村落既没有‘乡规民俗”,更缺少道德法律。而那些电脑领域的天才型人物也就堂是地高挂“黑客”招牌,在比特世界神出鬼没为所欲为。在因特网上,他们有点像古龙笔下的陆小凤游戏江湖、风流倜傥也有点像金庸笔下的“老顽童”,爱搞点恶作剧逗你玩;没钱的时候,也会学着孔乙己一样,盗点信息换酒喝,并嚷着“读书人窃不算偷”;有时也会扮演一个玩世不恭、英雄救美的罗宾汉,制造一点点神幻的浪漫。这些曾经年轻和仍然年轻的介乎鬼才与天才之间的黑客精英以其传奇色彩的网上经历为人赞叹不已的同时,也深深地陷入了难以自拔的误区,他们在网络游荡过程中,稍不留神就范下了弥天大祸。但正因他们的存在,才使得原来森严冰冷的赛柏空间(Cyberspace)充满了戏谈之情,多了调侃之意。电脑神童的骇世杰作编辑本段入侵北美空中防务指挥系统这件事对美国军方来说已成为一大丑闻,五角大楼对此一直保持沉默。事后,美国著名的军事情报专家克赖顿曾说:“如果当时米特尼克将这些情报卖给克格勒,那么他至少可以得到50万美元的酬金。而美国则需花费数十亿美元来重新部署。”[1]编辑本段个人经历在所有的黑客中,凯文·米特尼克是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好莱坞甚至将他搬上了银幕。电脑天才在他15岁的时候,仅凭一台电脑和一部调制解调器就闯入了北美空中防务指挥部的计算机系统主机。美国联邦调查局将他列为头号通缉犯,并为他伤透了脑筋。可以说,米特尼克是真正的少年黑客第一户。凯文·米特尼克于1964年出生在美国西海岸的洛杉矶。米特尼克只有3岁的时候,他的父母就离异了。他跟着母亲生活,很快就学会了自立,但父母的离异在米特尼克幼小的心灵深处造成了很大的创伤,使他性格内向、沉默寡言。米特尼克的母亲没有多少文化,对儿童的教育缺乏经验,但这丝毫没有妨碍米特尼克超人智力的发育。事实上,在很小的时候,米特尼克就显示了他在日后成为美国头号电脑杀手应具备的天才。米特尼克小时候喜欢玩“滑铁卢的拿破仑”游戏。这是当时很流行的游戏,根据很多专家的尝试,最快需要78步能使拿破仑杀出重围到达目的地——巴黎。令人吃惊的是,米特尼克很快便带领拿破仑冲出了包围圈。两天以后,米特尼克只花83步就让拿破仑逃过了滑铁卢的灭顶之灾。而一周后,米特尼克就达到了与专家一致的水平——78步。随后,米特尼克便将拿破仑扔进了储物箱里,并淡淡地对母亲说:“已经不能再快了。”当时米特尼克年仅4岁。20世纪70年代,13岁的米特尼克还在上小学时,就喜欢上了业余无线电活动,在与世界各地无线电爱好者联络的时候,他第一次领略到了跨越空间的乐趣。当米特尼克刚刚接触到电脑时,就已经明白他这一生将与电脑密不可分了。电脑语言‘0、1’所蕴涵的数理逻辑知识与他的思维方式天生合拍,他编写的程序简洁、实用,所表现的美感令电脑教员为之倾倒。在电脑世界里,网络空间最让米特尼克着迷。在网络空间,米特尼克暂时摆脱了他所厌恶的现实生活,发泄着他对现实世界的不满。当时,美国已经开始建立一些社区电脑网络。米特尼克所在的社区网络中,家庭电脑不仅和企业、大学相通,而且和政府部门相连。当然,这些“电脑领地”之门常常都有密码封锁。这时,一个异乎寻常的大胆计划在米特尼克头脑中形成了。他通过打工赚了一笔钱后,就买了一台性能不错的电脑。此后,他以远远超出其年龄的耐心和毅力,试图破译美国高级军事密码。不久,年仅15岁的米特尼克闯入了“北美空中防务指挥系统”的计算机主机内,他和另外一些朋友翻遍了美国指向前苏联及其盟国的所有核弹头的数据资料,然后又悄无声息地溜了出来。这确实是黑客历史上一次经典之作。1983年好莱坞曾以此为蓝本,拍摄了电影《战争游戏》,演绎了一个同样的故事(在电影中一个少年黑客几乎引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在破解密码的过程中,米特尼克一开始就碰到了极为棘手的问题,毕竟事关整个北美的战略安全,这套系统的密码设置非常复杂,米特尼克最初设计的跟踪解码程序很快就败下阵来。但是米特尼克喜欢挑战,他经过努力在两个月时间升级他的跟踪解码程序后,终于找到了北美空中防务指挥部的“后门”。这正是整套系统的薄弱环节,也是软件的设计者留下来以方便自己进入系统的地方。这样,米特尼克就顺顺当当,“大摇大摆”地进入了这个系统。他向朋友们吹嘘:“我知道美国所有指向天空,指向俄国及其盟友的核导弹的名称、数量和位置!”同伴们不相信,他就打开电脑,让他们开开眼界。小伙伴们终于相信米特尼克说的是真的,一个个都目瞪口呆,对他当然都佩服得五体投地。对此,米特尼克心理上非常满足。同伴们将他们的特大发现告诉大人,当时没有人相信这些孩子说的是真话。闯入军方这件事对美国军方来说已成为一大丑闻,五角大楼对此一直保持沉默。事后,美国著名的军事情报专家克赖顿曾说:“如果当时米特尼克将这些情报卖给克格勃,那么他至少可以得到50万美元的酬金。而美国则需花费数十亿美元来重新部署。”闯入“北美空中防务指挥系统”之后,米特尼克信心大增。不久,他又破译了美国著名的“太平洋电话公司”在南加利福尼亚州通讯网络的“改户密码”。他开始随意更改这家公司的电脑用户,特别是知名人士的电话号码和通讯地址。一时间,这些用户被折腾得哭笑不得,太平洋公司也不得不连连道歉。公司一开始以为是电脑出了故障,经反复检测,发现电脑软硬件均完好无损,才意识到是有人破译了密码,故意捣乱。当时他们唯一的措施是修改密码,可这在米特尼克面前实在是雕虫小技。幸好,这时的米特尼克已经对太平洋公司没有什么兴趣了。他对联邦调查局的电脑网络产生了浓厚兴趣。一天,米特尼克发现特工们正在调查一名“电脑黑客”,便饶有兴趣地偷阅起调查资料来。看着看着,他大吃一惊:被调查者竟然是他自己!米特尼克立即施展浑身解数,破译了联邦调查局的“中央电脑系统”的密码,开始每天认认真真地查阅“案情进展情况的报告”。不久,米特”

董事长成了我的屎奴猜你喜欢